从天津“孙氏旧宅”说起


2018-04-09 16:20: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和平区大理道和平宾馆去看望一个外地来津的朋友,只见宾馆大门外右侧墙上嵌有“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孙氏旧宅.天津市人民政府1997年6月2日公布” 大理石牌志,使我想起了五十年前这座楼房的主人--孙震方,但更为眷念的则是毗邻的那座楼房(今顺驰房产公司)原主人--孙多钰。
  孙多钰、孙震方是亲叔侄,安徽寿州人。清末历经三朝屡任要职的孙家鼐是他们的先人 。
  孙家鼐(1827-1909),字燮臣,清咸丰九年(1859年)考中状元,从此仕途一帆风顺。光绪四年(1878年)受命与尚书翁同騄授光绪帝读书;光绪廿四年(1898年)任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掌管学务大臣,主办京师大学堂;庚子后任礼部尚书,后拜体仁阁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晋升为武英殿大学士;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清廷设立资政院,与溥伦同任总裁,受封太子太傅。逝世后,谥号“文正”。据寿州孙氏家谱“家传多方以自贤”排列,孙家鼐是孙多钰的祖父、是孙震方的曾祖。
清末洋务运动促进了当时官宦子弟出国求学的愿望,孙家鼐的簪缨地位也为他的子孙后代铺开了道路。因此,孙家子弟中青年出国求学的多,回国后经营工商有成就的也多,孙多钰便是其中一个。 
孙多钰(1882-1951),字章甫,1899年赴美求学;1905年入康奈尔大学,学铁路工程。毕业回国后,曾任吉长铁路工程局督办、宁湘铁路工程局局长、沪宁铁路管理局局长及北洋政府交通部次长等职。后因其胞兄多鑫、多森先后于1906年、1919年英年早逝,孙氏实业无人领导,不得不抛弃所学,挑起这副有关孙氏实业兴衰的重担。 
  孙氏实业创办人为孙多鑫、孙多森兄弟,所创办的第一家实业是1899年在上海建的阜丰面粉厂,当时是国内的第一家机制面粉厂,所有机器设备均自美国购来,产品质量色泽与进口美粉不相上下,而每袋售价较美粉约低20%左右,不久即抢占美粉市场,畅销江南一带。在获利丰厚基础上,又陆续在新乡、济南、哈尔滨开设分厂,命名:通丰面粉厂、济丰面粉厂、滨丰面粉厂,垄断机制面粉市场;创办通惠实业公司、中孚银行以调剂运转资金支持各厂;并投资周学熙在华北所创办的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矿务公司、滦州矿地公司,拥有相当股份,形成称颂一时的寿州孙氏集团,也简称为“通孚丰财团”(通惠实业公司、中孚银行、阜丰面粉公司)。
孙氏所创实业有一大特点,即股东多数为孙氏
族人和近亲,因而董监事也多由孙氏族人 中佼佼者担任,遇到重大问题易于相互谅解,取得统一意见,从无质询责难之说。董事会中所拟讨论议案早在会前的“家族扩大会议”中取得一致,董事会只是走走形式而已。孙多钰在孙氏族人的推举下出任孙氏实业的守业人,也是义不容辞。
  孙多钰担任阜丰面粉公司董事长同时,也继任中孚银行总经理、通惠实业公司总裁,成为“通孚丰财团”的当家人。通惠、中孚、阜丰的中心枢纽均在上海,孙多钰自当坐镇,但因孙氏在华北投资也相当巨大,需要适合人选作为股东代表。为了照顾全面,孙多钰只好住在天津,遥控上海,寄希望于孙氏实业基层负责人能恪尽职责。孙本人在天津先后任启新洋灰公司常务董事、滦州矿务公司副董事长及耀华玻璃公司、江南水泥公司董事等职,后被选任开滦矿务局总经理。因事务繁忙不能再照顾上海孙氏实业,遂辞去中孚银行、阜丰面粉公司总经理,改任董事长,其总经理空缺由其侄孙豫方继任。孙豫方,字仲立,美国留学。其在职期间,比较活跃。上海沦陷,逃至香港;香港沦陷,被日寇押回上海,因其为阜丰面粉公司总经理,遂被委任为伪粉麦委员会主任。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因孙豫方既任伪职,又是中孚银行、阜丰面粉公司总经理,属于资敌,符合没收逆产条例,于1946年2月由国民党政府财政部下令,勒令中孚银行停业。
  祸从天降,孙多钰赶赴上海料理一切。他和孙晋方(字锡三,孙豫方之弟,北平中孚银行副经理)往来于南京上海之间,终于摸清勒令停业真正原因:
  抗战胜利,国民党政府还都后,宋子文对金城、大陆等银行在沦陷区的分支机构继续营业表示不满,想以惩办汉奸为名处理一家银行,借以没收资财,据银行为己有。但金城、大陆等银行都有强有力者支持,求其次,就“看上”了中孚。中孚虽小,比较殷实,在大后方没有分支机构,现任总经理孙豫方又是伪粉麦委员会主任,正符合资敌罪名及没收逆产条例,故授意财政部长俞鸿钧勒令中孚停业。
孙氏叔侄多方奔走,四处求援,但了解内中情况的多不敢插手。他们搬动了当时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为中孚写信给财政部长俞鸿钧,也无回音。最后找到了蒋介石的亲信吴忠信,由吴亲自向蒋游
说,终于同年11月16日由蒋下手谕批准中孚复业。
  吴忠信,字礼卿,曾任淞沪警察局局长,并以蒋介石私人代表名义去新疆、西藏等地进行抚慰工作。孙氏叔侄最初是以同乡名义与其拉上关系的。后来在吴的协助下,终于解决了中孚停业问题。事后听说,吴当时是这样对蒋说的:我年事已高,不想再作官,手中又无储蓄,如能准许中孚复业,可为我晚年栖身之所,于愿足矣。
  事情解决了,中孚停业九个月,损失巨大可以想象。复业后,为压缩开支,撤消了苏州支行和郑州办事处;孙多钰退居副董事长职务,由吴忠信任董事长。孙氏实业已动摇基础,形成外强中干,勉强维持局面。
  孙多钰因心力交瘁致病,留在上海调治;上海解放前去了香港,因香港气候环境对病体不宜,又回到天津医治,终于1951年4月病逝天津大理道寓所。
  孙多钰一生平易近人,和蔼、淳厚,虽青年时留学美国多年,但比较推崇中国的伦理道德。他在公余之暇,曾在自住楼房的前院辟地种些蔬菜,甬路一侧遍植花生,叶蔓缠绕,不许修剪,自得其乐。他的楼房造型是英国乡村别墅式的,红铁皮屋顶,赭色木结构的灰色二层砖楼矗立在爬满绿叶的三面围墙之中,展现出一片田园风光。
  孙多钰的右邻即为原孙震方住宅,即今和平宾馆。
  孙震方,字养儒,是孙多森长子。16岁去美国,未入大学即回国。由于孙多森是孙氏实业创业人之一,中年即逝,遗产极丰,致使孙震方成为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对孙氏实业不愿参与,只追求灯红酒绿生活。院中西班牙式造型楼房,即按他意愿设计建造的。整座楼房并不算大,但楼内楼外每个部位都极精致讲究,诸如大门上的门环、壁炉上的雕饰等等。
  五十几年前的孙多钰住宅与孙震方住宅毗邻而居,各在自成一统的小院里有各自喜欢的小楼,不是一宅两院(也各有门牌号数)。今天,两宅仍是毗邻,孙多钰旧宅已属顺驰房产公司,孙震方旧宅已属和平宾馆。“孙氏旧宅”仅指孙震方旧宅,不包括孙多钰的旧宅。 

相关热词搜索:旧宅 天津 孙氏

上一篇:十九大代表孙志杰向天津东疆传递十九大精神
下一篇:最后一页